<form id="u4q0s"></form>
    <em id="u4q0s"></em>

      新聞中心  >  您當前的位置 : 石油人物

        “爸、媽,我們回來了!”12月21日16時,甘肅銷售臨夏分公司居集加油站經理朱席龍走進父母所在的救災帳篷,聲音顫抖地說。見到兒子和兒媳,老兩口一時說不出話,兩代人陷入了短暫的沉寂。10多平方米的帳篷、兩張單人床、一個爐子,構成朱席龍父母暫時的住所。

        “地震發生時,我們剛剛睡下。爸爸跑到院子里把我們吼了出來,媽媽還摔了一下,然后堂屋的房頂就塌了……”朱席龍回憶道。那一晚,4個人擠在車里,冷得受不了時就把車打著暖和一下,在寒冷和驚慌中盼來了天亮。

      ①朱席龍和加油站員工為抗震救災車輛加注油品。

        19日8時,查看家中情況后,朱席龍便帶著新婚妻子趕回積石山縣居集鎮。“那時村里已經來人看過房子,明確表示房屋已是危房不能再居住,稍后就送來應急用的帳篷。”朱席龍說,“發生這么大的事,還不知道站里什么情況,我得趕回去。”與他同行的妻子馬青霞在積石山縣鋪川鄉衛生院工作。放棄婚假重返崗位成了小兩口的第一選擇。

        朱席龍所在的居集加油站在震后第一時間開設了綠色通道。從19日到21日,來站加油的車輛絡繹不絕。朱席龍說,作為站經理,自己這個時候必須在站上,這樣不僅能安心,而且加油站的同事們也有了主心骨。至于沒休完的婚假,等災情過去再說。

      ②在堂屋的廢墟中,朱席龍找到了結婚時佩戴的紅花。

        21日下午,在值守56個小時后,朱席龍與結束值班的妻子決定回家看看,順便拿幾件厚衣服。推開院門,大紅的“囍”字格外顯眼,地震留下的痕跡依然能讓人想起驚心動魄的時刻。

        在堂屋的廢墟中,朱席龍找到了結婚時佩戴的紅花。“父母把新建的屋子給我們打造成婚房,他們住在堂屋的隔壁,如果塌陷的房頂稍偏一點,那真不敢想象。好在人沒事,父母在,一切都在!”朱席龍說。

        在應急帳篷里,馬青霞一邊給爐子添柴,一邊叮囑婆婆:“即便再冷,睡覺時也要注意通風。”看著剛剛過門的兒媳婦,老太太滿眼心疼,反復叮囑她值班時要注意保暖,休息時也要警醒些,如果有余震,千萬保護好自己。

      ③在應急帳篷中,朱席龍的媽媽看到兒子回來,滿眼驚喜。

        相聚的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天已擦黑。朱席龍和妻子要各自返回崗位。“你們要保重,有啥事就給我們打電話,別總覺得會給兒女添麻煩。等有時間,我們就回來。”臨行前,朱席龍反復叮囑父母。

        回到衛生院后,馬青霞開始了當晚的值班工作。“震后的這兩天,雖然來衛生院的人不多,但在這種情況下堅守崗位,是醫護人員的職責。”馬青霞說,“他有他的崗位,我也有我的職責。”

      ④回到衛生院前,馬青霞陪朱席龍吃了頓晚飯。這是地震后兩人一起吃的第一頓飯。

        夜里,前來加油的車輛依然不停。“雖然這段時間很忙、很辛苦,但總會好起來的。”朱席龍說。

        關于未來,他期待家里的房屋能盡早得到修繕,父母能早日回到屋里過冬。再攢上幾年錢,在縣城里買套房,和媳婦生個娃……(張旭 李雪梅 倪娟 攝影報道)

      更多內容請掃碼閱讀

      版權所有:中國石油新聞中心 | 京ICP經營許可證010289號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國新網許可證10120170016號

      網站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2094114 | 編輯信箱:news@vip.oilnews.cn

      打屁股双飞亚洲一级